当前位置:无锡奥业钢管有限公司社会柴云振杀敌百余人30多年未提功绩
柴云振杀敌百余人30多年未提功绩
2023-01-15

原标题:柴云振1人杀敌1百,失踪33年后被找到!金日成为他改写历史书

文:木木清华

宁可要战死的尊严,绝不要跪着的苟活。抗美援朝的胜利是千千万万志愿军将士用鲜血和生命铺就的荣光,军长级别牺牲的就有4位(编者注:67军军长李湘、50军副军长蔡正国,39军副军长吴国璋、23军参谋长饶惠谭),师长级别的有7位,师以下级别尤其是普通战士就更多了,但他们大多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:视死如归,保家卫国!

抗美援朝期间,涌现出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,有的向死而生默默无名,有的创造奇迹彪炳史册,但没有一个人的初衷是为了“军功章”而战斗,都抱着必死的决心要同武装到牙齿的“联合国军”来一场生死较量。

志司授予的志愿军特级战斗英雄两位(编者注:黄继光、杨根思),一级战斗英雄50名,二级战斗英雄72名,而三级战斗英雄8千名,据统计:

抗美援朝结束后297万志愿军中被授予的特级英雄、特等功臣只有2位:黄继光、杨根思,他们均已牺牲。一级英雄、特等功臣只有50人,其中有人们熟知的邱少云、杨连第、王学风、孔庆三等人,他们也均已牺牲,战场凯旋的幸存英雄只有30人,比如人们熟知的空军战斗英雄王海等人。

这些荣誉,很多人是牺牲后追授的,有些人是生前获此殊荣的。四川籍的战斗英雄黄继光、邱少云、赖永泽、柴云振给朝鲜领导人金日成留下深刻印象,其中赖永泽在黑云吐岭阻击战中1人消灭百余人、柴云振在朴达峰阻击战中1人消灭100多敌人(编者注:也有说200多人)的战绩更是令金日成一辈子难以忘记。

黄继光、邱少云已经牺牲,赖永泽当时已经找到,而柴云振一直下落不明。金日成寻找了30多年,踏遍朝鲜的山山水水,又多次到中国请求有关部门帮助寻找,始终没有人能提供柴云振的准确情况,也不知柴云振是否已经牺牲,他始终惦记着这件事情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金日成访问中国,向中国时任最高领导人邓公询问柴云振的下落,邓公向陪同接见的秦基伟将军问起柴云振的情况,秦基伟动情地说:“柴云振的确是一位了不起的志愿军英雄人物,仅朴达峰阻击战,柴云振所在营歼敌2000多人,他带领的7班就歼敌400多人,柴云振一个人就歼敌100多人。”

接着,他又讲述了柴云振的一些情况:柴云振战后身负重伤,情况危急,他被紧急转移到国内医院,彭总等志愿军首长亲自下令要求不惜一切代价救活柴云振。柴云振在国内被多次转院后失去了消息。

1952年5月1日志愿军司令部和朝鲜最高国务会议授予他特等功臣称号,并表彰他的英雄事迹时,却无人来认领“军功章”和荣誉,他的奖章就一直躺在了武汉部队荣誉室里。邓公听后,对金日成说道:“只要柴云振还活着,只要柴云振还在中国领土上,我们就一定能找到。”

柴云振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?他有什么特别之处竟让中朝领导人如此关切?

百战老兵,为战而生

柴云振1926年出生于四川东北部岳池县山区的一个贫苦农民家里,12岁开始给地主家做苦工,15岁就担负起养活全家的重任,1947年被国民党抓壮丁当兵参加内战,他对国民党军队的军阀习气、贪污腐败风气以及松散军纪深恶痛绝,厌战情绪十分严重,因此没少受惩罚和虐待。

1948年,柴云振随所在的部队临阵倒戈后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,分到15军45师警卫连。参加革命军队的柴云振变化很大,作战勇敢,思想进步,还喜欢揣摩克敌制胜的方法。渡江战役中,柴云振随二野先遣队为渡江部队开路,他端着机枪在枪林弹雨中打掉了敌人的几个暗堡,荣立二等功,成为渡江作战的战斗英雄。

渡江战役后,15军划归四野指挥,柴云振随秦基伟将军开始了南征北战的军旅生涯,战功赫赫,可谓是百战老兵,九死一生,1949年12月入党,1950年10月随军入朝参加抗美援朝,在朴达峰阻击战中开启了人生的巅峰时刻,立下奇功彪炳史册。

●朴达峰阻击战。朴达峰位于金化西南三十公里江原道芝浦地区,山势陡峭,林木茂密,是敌人冒险进犯金化的必经之地。1951年5月30日,柴云振所在的15军45师134团3营奉命在此阻击进犯之敌。

战斗从1951年5月30日一直持续到6月5日,昼夜不停,“联合国军”先后投入美军第25师和加拿大第25旅全部兵力持续不断轮番进攻,一周内愣是没有突破志愿军一个营的防线,被歼灭1340多名。

●战斗过程。5月30日,15军134团1连抢占朴达峰西北的一处无名高地,随即对即将通过的敌军一个营展开攻击,在我军炮火支援打击下,敌军损毁坦克一辆,伤亡150余人。激战一天一夜,1连伤亡惨重,5月31日,134团3营到达朴达峰,7连接替1连防守无名高地阵地,战至6月2日,敌军被歼400余人,7连仅剩40余人,大部分阵地失守。134团3营让9连1排增援7连。1排以四个战斗小组形式向敌军发起攻击,6月3日零时夺回阵地,7连仅剩7人,全部挂彩。

此时,参战的敌军主要是加拿大的第25旅。6月3日零时后,美军抽调第25师参战,我军也随之调整部署,134团3营也进行了调整,把7连、9连合并为一个连,并加强阵地防守。柴云振所在的8连(柴云振时任该连7班班长)为二梯队,关键时刻进行出击:好钢用在刀刃上。

第134团3营8连是一支极富传奇色彩的老红军连队,拥有光荣的战斗历史,在解放战争和贵州剿匪战斗中多次荣立战功,获上级授予“钢铁八连”的荣誉称号。8连有史以来都是百分之百地完成任务,从来没打过败仗,也从未丢失过阵地,是一个打不烂拉不垮的连队。

8连还有一种精神,用该连老英雄崔含弼每次回老部队作传统报告说的话就是:“咱们8连是枪一响就玩儿命的往死里打,不打赢,毛主席下命令也不肯撤。不论啥时候,只要仗一打卡壳了,指挥员马上想到的是派咱8连上……”

美军以排、连、营、团的顺序轮番进行人海战术冲锋进攻,6月4日,7连阵地失守,营指挥所暴露在美军攻击范围内,3营所有非战斗人员编入战斗序列投入战斗阻击敌人。8连7班负责夺回阵地。

该连7班长柴云振组织了十三个人,分三路向敌反击,仅七分钟,击退敌人一个营以上兵力,夺回了7连失守的三个山头,并又攻占了敌人的一个山头。当攻上第三个山头时,仅剩下柴云振一个人,枪也出了故障,子弹也打光了。敌人一群群地冲来,他机动灵活,坚决勇敢,只身敌众,以敌人被击退时留下的一支大卡宾枪、四箱子弹、二十多颗手榴弹,打垮了敌人数次猛扑,毙伤敌二百多名……当7班的十三个人把一个营的美军赶下山,全部恢复了丢失的阵地。

6月5日,美军以5个营的兵力再次发起冲锋,阵地几次易手,战斗十分惨烈。美军在最后一次冲锋的时候,几乎处于崩溃状态,几乎是像野兽见到猎人一样惊慌地逃离了朴达峰。我军后援部队到达后,3营朴达峰阻击战胜利结束,昏死过去的柴云振被战友们背下阵地。

●生死较量,精神永生。打到最后,美军很多士兵精神直接处于崩溃状态,他们死活想不通:一个师一个旅外加那么多重型武器掩护,为什么就是消灭不了志愿军一个营的人呢?

他们还是血肉之躯吗?在这么大的攻势面前,就是钢铁也早就被打穿了,何况是人呢?柴云振所在的班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,身负重伤的他使尽全身力气将冲上来的一个美军扑倒,肉搏中美军士兵咬掉了他的手指,用石块砸破了他的脑袋,部分脑浆迸出,以为他必死无疑,正准备离开。没想到柴云振将他绊倒,用断指将其一只眼珠子抠了出来。

这名美军士兵看到这种场景崩溃大哭,连滚带爬地哭喊着逃下阵地。朴达峰狙击战中,由于敌众我寡,很多志愿军战士都是用身体和精神的极限和敌军作战,不少战士是累死在阵地上,而不是被枪炮打死。

朴达峰阻击战把美军自信心打没了,之后,“联合国军”任何一支部队不到万不得已都不愿意和志愿军正面作战。

失踪30年,王者归来

朴达峰阻击战结束后,伤势严重的柴云振被抬下战场,当年彭总,杨成武、杨勇等副司令员指示国内医院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英雄柴云振,志愿军总政治部于1952年授予柴云振特等功臣、一级战斗英雄光荣称号。柴云振所在部队成为英雄部队,柴云振所在八连被评为“特功八连”。

然而,这些荣誉却一直没有等来他的主人来认领,默默在军事博物馆里躺了30多年,朝鲜军事博物馆的展厅里挂起了英雄柴云振的“遗像”(默认他牺牲了)。柴云振住院1年后,身体逐渐康复,1952年4月出院时办理了复员手续回家务农了,回家后凭借着一张三等乙级残废军人证书,在民政局领取了一千斤大米的复员费。他在农村当农民一干就是30多年,从未吐露过自己的功绩。

志愿军回国后,部队一直在寻找柴云振。由于参军时,部队文书错将其名字柴云振写成了“柴云正”,导致寻找的过程中十分艰辛曲折,柴云振也一直不认为部队寻找的“柴云正”就是他自己“柴云振”。

党的十一三中全会之后,解放军总政治部要编写《英雄传记》,指定要为柴云振立传。秦基伟将军亲自指示说:“必须千方百计找到柴云振,否则死不瞑目!”在朝鲜,柴云振的事迹家喻户晓,他和志愿军英雄黄继光、邱少云等人的事迹在朝鲜早已编写成书,甚至编进了历史教科书,并被翻译成十多种文字在全世界传播,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革命军事博物馆还高挂着他的遗像。

寻找英雄柴云振也成了时任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的“执念”,当他访问中国再次提起时,在邓公的亲自过问和督促下,军队动员大量人力在全国范围内寻找,四川日报、贵州日报、云南日报、人民日报、中国青年报、解放军报等报纸连续数天在显著位置刊登了“寻找特等功臣柴云正”的寻人启事。1984年7月初的一天,家住岳池县大佛乡的年近六旬的柴云振老人在田间劳作的时候,被一辆军车接走。就在此时,柴云振还认为他们找错了人,因为他们拿的寻人启事上要找的是“柴云正”,而不是他“柴云振”,不断提醒他们“是不是搞错了”。经过一系列的确认,1984年9月23日,柴云振的身份被确认。

志愿军特等功臣,一级战斗英雄柴云振“失踪”三十三年之后找到了。消息通过电波传遍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,也传到毗邻朝鲜。英雄柴云振由岳池这块沃土产生,岳池也因有了柴云振而成为英雄的故土。

朝鲜举行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35周年纪念活动时,柴云振应邀参加,金日成2次接见他,并给他颁发了“一级自由独立勋章”。参观朝鲜军事博物馆时,他看到了挂在墙上的遗像,他说:“我还活着呢!这‘遗像’我得带回去!”在征得朝方同意后,他将他的遗像摘下带走。金日成主席在接见他时诚恳地说:“找到柴云振,我们历史书应该改写过来,柴云振不是烈士,是活着的英雄。”

荣誉接踵而至,归国后,秦基伟将军设家宴接待他,问他还有什么要求,他说:“老首长,我那一个班的战士都牺牲了,只剩下了我。我活在世上,应该代我的战友们做点事,我自己对组织没有任何要求。”

秦基伟将军希望他可以留在北京安度晚年,柴云振婉拒了,他说他想回到家乡,当地政府也给予老英雄很好的待遇,直到柴云振2018年12月26日以93岁高龄逝世。

1984年以来,柴云振被选为四川省政协委员、县政协常委、全国人大代表。地位变了,他对党和人民一颗赤诚的心没有变。

结语

“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,一个有英雄却不知敬重爱惜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。”——郁达夫在纪念鲁迅大会上的发言

我们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国家,我们不是一个缺少英雄的民族。像柴云振这样的英雄才是民族的脊梁,国家的栋梁,更是值得我们敬仰的偶像。